《黄庭坚彭水往事》连载之十 | 研习书法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20/9/11 来源:九黎旅游 浏览:

字号:

黄庭坚来到彭水时就已经是著名的大诗人、词人、书法家。黄庭坚擅长行书、草书,以侧险取势,自成风格,与苏东坡、米芾、蔡襄称为宋代书法四大家。黄庭坚从小就受到家庭教育的熏陶,善于向苏东坡、王安石等书法名家学习,善于对古代名家王羲之、王献之、柳公权、颜真卿、张旭、杨凝式、怀素等作品的学习研究和临摹练习,更善于对大自然万事万物的观察和对儒释道参悟的心得体会运用到书法之中,奠定了黄庭坚在书法上取得很高成就和很大影响力。

黄庭坚来到彭水,倍感前途渺茫,从不参与州县的公事,空闲时间研习书法,创作书法作品。黄庭坚受到贬官来到偏远的彭水,虽然对他的政治命运、身心健康、家庭生活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任何事情都是辩证的,有失必有得。黄庭坚在彭水生活期间,也让他有时间静下心来研究学问,研习书法,使他的文学创作水平、书法创作艺术都达到了顶峰。黄庭坚曾经把自己的一生分为“绍圣前”和“绍圣后”两个时期。绍圣前,黄庭坚的诗文、书法已名满天下,绍圣后,他的书法艺术及其书论达到了他人生中的顶峰。

黄庭坚在彭水的书法作品保存到现在的不多,根据黄君主编的《黄庭坚书法全集》统计,黄庭坚在彭水期间书法作品今天可见的有13件。绍圣二年(公元1095年)三件,夏天写给杨明叔的行书《致明叔同年尺牍》(又名《致明叔同年帖》《藏镪帖》),纸本,今藏台湾故宫博物院;草书《杜甫寄贺兰铦诗》帖,纸本,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行楷书《黔州题名》,石刻拓片,今藏重庆三峡博物馆、修水图书馆。绍圣三年(公元1096年)五件,春天写给杨明叔的行书《致明叔少府同年尺牍》(又名《致明叔少府札》《雪寒帖》),纸本,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五月草书李白诗《秋浦歌》,拓本,今藏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草书《刘禹锡竹枝词》,绢本,今藏浙江宁波天一阁博物馆;草书《廉颇蔺相如传》,纸本,今藏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楷书《绿阴轩题名》,题刻在彭水自治县县委大院西边石崖壁上。绍圣四年(公元1097年)四件,行楷书《送四十九姪诗帖》,纸本,今藏故宫博物院;赠送给泸州安抚使王补之儿子的行楷书《书阴真君诗三篇并跋》,刻帖拓本;写给司法仁弟的行书《前日承惠帖》,宋拓孤本,今藏上海图书馆;楷书《诫子偶书帖》,纸本,今藏于上海博物馆。绍圣五年(公元1098年)一件,二月写给杨明叔的大字行楷书《砥柱铭》,被多位收藏家收藏保存至今,2010年6月3日晚,在北京的保利夜场专拍上,《砥柱铭》以总价4.368亿元成交,创造了中国艺术品拍卖的世界纪录。

《砥柱铭卷》节选

黄庭坚在彭水的书法作品,见其著述,没有传承下来的还有:书《郭伋杜诗》赠送给彭水令田师敏,他在《书郭伋杜诗后》中说“彭水令田师敏下车未能一月,余观其规摹,必将惠及鳏寡。书此二良吏传赠之。”绍圣三年十二月七日书《乐天忠州诗》赠送给王圣涂,他在《书乐天忠州诗遗王圣涂》中说“营丘王圣涂守忠州,……予故书乐天忠州得意诗遗之……”。绍圣四年八月书《博弈论》,他在《书博弈论后》中说“……偶开韦昭博弈论,读之喟然,以为真无益于事……”。绍圣四年十一月临写《兰亭》赠送给刘退夫,他在《书临写兰亭后》中说“刘退夫作研屏,求乞小字,试为临写兰亭,真成丑女捧心,但使人捧腹耳。”书《枯木道人赋》赠送黔州参军李长倩,他在《书枯木道人赋后》中说“南充李长倩……长倩之参军事于黔中也,会余以罪窜逐在此,其相见,如兄弟亲戚之謦欬其侧者也。……故书余与子瞻曩所作赋以赠别。”书“巫山县”字,在《与味道明府书》“某顿首。向承与舍弟书,意欲得巫山县字。老懒久之不能下笔,今日偶快,遂书得,然物材皆不如人意,且谩往,不知堪用否?……”。书《飞来峰》,郭篪在《驿亭摩崖石刻》中“绍兴二十五年正月晦日,……会驿亭篆及山谷先生书‘飞来峰’三字,缅怀今昔,俯仰数百年来,人事几变,而山水固自若也。……”。黄庭坚离开彭水五十七年后,郭篪在十字街的驿亭看到了黄庭坚书写的“飞来峰”石刻,并记录下来。

黄庭坚的书法最初以周越为师,又向苏东坡、王安石等书法家学习,后来受到颜真卿、怀素、杨凝式等人的影响,又受到焦山《瘗鹤铭》书体的启发,行草书形成自己的风格。黄庭坚在《书草老杜诗后与黄斌老》中谈到:“予学草书三十年,初以周越为师,故二十年抖擞俗气不脱。晚得苏才翁子美书,观之乃得古人笔意。其后又得张长史、僧怀素、高闲墨迹,乃窥笔法之妙。”黄庭坚的书法取法于王羲之、王献之、张旭、怀素、颜真卿、高闲、杨凝式、周越、苏舜钦等,可谓兼收并蓄,包容百家。

图丨黄庭坚黔州书法作品 《砥柱铭》局部

黄庭坚来到彭水,很快调整好心态,潜心研习书法。特别是绍圣甲戌在黄龙山中得到的草书三味,杨明叔来到彭水,又给他带来了怀素的《自叙帖》,反复研习,愈临愈觉妙趣横生、韵味无穷。彭水雄伟的摩围山、流淌不息的乌江水、乌江船工逆水行舟的划桨、开元寺悠扬婉转的诵经声,黄庭坚从中领悟书法的精髓受到了极大的启发。黄庭坚曾经说“余寓居开元寺怡思堂,坐见江山。每于此中作草,似得江山之助。然颠长史、狂僧皆倚而通神入妙。”

在彭水,黄庭坚经常对以前的书法进行反思,他想到以前和苏东坡讨论诗词、书法的情景,他俩相互调侃对方的书法特点,道出了各自书法的不足。有一次,黄庭坚带着自己的新诗向苏东坡请教,在谈到书法时,苏轼对黄庭坚说:“庭坚啊,你近来写的字虽然清劲,但有时写得太瘦,简直就像挂在树梢上的蛇。”黄庭坚也很风趣地说:“老师的字我不敢妄加评说,但有时也觉得肥扁,很像是被压在石头底下的蛤蟆。”二人相视大笑,认为对方说中了自己书法的缺点。黄庭坚在《自评元佑间字》时说“往时,王定国道余书不工。书工不工,是不足计较事,然余未尝心服。由今观之,定国之言诚不谬。盖用笔不知擒纵,故字中无笔耳。字中有笔,如禅家句中有眼。非深解宗趣,岂易言哉!”黄庭坚对用笔的领悟如解禅宗,对用笔的重规叠矩,擒纵奔轶独有心得。

在彭水期间,黄庭坚的书法艺术达到了顶峰,也形成了自己的书法理论。他将悟道修身的心得体会运用在书法中,他说“学书,要须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他认为,书法要有成就,还必须有高尚的道德品质和强烈的正义感,再加上博大精深、识见高超的学问,这样的人写出的字才是宝贵的,才有灵魂。练习书法,他说“心能转腕,手能转笔,书字便如人意。”他认为心、腕、指要合为一体,必须是心指挥手,手指挥腕,腕指挥笔,得心应手,才能把字写好。他将生活实践中的感悟运用到书法中,他说“楷法欲如快马入阵,草法欲左规右矩。”他说写楷书应当把字写得活脱,有气势,好像一匹快马奔入阵中那样虎虎有生气,不要把字写呆板了;写草书要严守草书的法度,规规矩矩地写,而不能随心所欲,胡乱涂抹,否则,写出来的字就会笔轻字浮,流于浅薄和油滑。他说“草书妙处,须学者自得,然学久乃当知之。”这是他的实践真知,他认为草书的奥妙,要靠学者从长期的书写实践中才能得到,想从别人那里轻易获得什么窍门是不行的。

在彭水时,黄庭坚的幼安兄弟曾经写信请教练习草书的方法,黄庭坚说“……老夫之书,本无法也。但观世间万缘如蚊纳聚散,未尝一事横于胸中,故不择笔墨,遇纸则书,纸尽则已,亦不计较工拙与人之品藻讥弹。譬如木人舞中节拍,人叹其工,舞罢则又萧然矣。”反映出黄庭坚受佛教思想影响,他主张书法创作不可恪守唐法,要如佛家率性天真,一任天机,无拘无束,方称上乘,他认为“心不知手,手不知心”是书法创作的最高境界。

黄庭坚的文学作品和书法作品能够得到很完整的收集整理和传承下来,主要归功于两个人,一个是宋徽宗对黄庭坚作品的收集,一个是王云最早对黄庭坚作品的编辑。宋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正月,哲宗皇帝病逝,徽宗即位。宋徽宗在艺术上的造诣非常高,对绘画的爱好十分真挚,他利用皇权推动绘画,使宋代的绘画艺术有了空前发展, 他还自创一种书法字体被后人称之为“瘦金体”,其瘦金体书法作品《千字文》,就拍出1.4亿元的价格。宋徽宗非常欣赏黄庭坚的书法,认为黄庭坚的书法与自已的瘦金体很接近,从他的书法中能够得到很多启发。宋徽宗对黄庭坚的书法赞誉说“黄书如抱道足学之士,坐高车驷马之上,横斜高下,无不如意。”崇宁四年(公元1105年)黄庭坚在广西宜山县贬所病逝,徽宗得知消息,非常失落,觉得再也见不到黄庭坚的书法作品了,他下旨收集黄庭坚生前的书法作品。于是,凡是家中有黄庭坚的诗词书信题跋和书法等作品的人,都纷纷上交朝廷供徽宗欣赏,希望得到皇帝的奖赏。王云,字子飞,时任泸州安抚使王献可的儿子,黄庭坚在彭水时,就是绍圣三年,王献可安排王云到彭水向黄庭坚请教学习。王云考中进士后,开始进入官场,官至兵部员外郎、起居中书舍人,年老回家后着手编辑黄庭坚文集,他是最早编辑黄庭坚文集的人,黄庭坚的诗词书信题跋和书法得到最大限度的收录编辑传世。

1 [2]
相关链接
官方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重庆九黎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14414号  渝公网安备 50024302000193号